2012第七屆金甘蔗影展決審紀錄

評審會議日期:2012.1.21

地點:大林蒲

評審委員:胡台麗,以下簡稱:胡。柯淑卿,以下簡稱:柯。

林靖傑,以下簡稱:林。顏蘭權,以下簡稱:顏。吳朋奉,以下簡稱:吳


金甘蔗獎

每人圈選五部,看累積票數再來討論。

十四分鐘那部,不列入評審流程。

阿信那部遲交,該如何處理?

顏:會外獎

等一下選片以編號為主。

整體性的,這是最佳影片。

 

顏:影片主題和大林蒲之間的直接相關和間接相關會不會影響評分?

林:各自認定。

顏:比方說,逢年過節,他有提到一句話,就一兩句帶到大林蒲,但它講的其實不是大林蒲的議題,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也有這種狀態,凝相跟Eye比較接近大林蒲的議題。我的意思是,金甘蔗獎有沒有議題性考量,還是只要場景在大林蒲就可以?

柯:這個問題真的是個人認定。像逢年過節,我覺得他有提到誰又病了誰又如何如何,對我來說這已經夠了。那種說得太白的反而像說教,我倒是沒那麼喜歡。

林:其實我有一個考量,對我來說逢年過節我想給他導演獎。我會把最佳影片給其他部影片。

吳:我也是這麼認為。

胡:我覺得最好的片子,金甘蔗影展的最佳影片,至少我們之後巡迴播映時,一般觀眾都比較能接受,畢竟這是一個Local(地方)的影展,不是太藝術性的影展。

顏:逢年過節不會太藝術性。

胡:我知道,但一般人……,我不曉得。

吳:每個人考量的都不太一樣。

林:好,請大家交出評選單。

顏:不討論嗎?

&吳:每個人考量的都不一樣,沒關係。

林:我個人的意見是逢年過節我覺得很棒,但我想給它導演獎。我已經寫好了。

胡:我也這麼覺得,金甘蔗獎還是要一般人比較能接受的。

林:請問第二名是不是就是評審團獎?主要獎項裡頭有一個評審團特別獎……

柯:我知道,我們這個獎項等第一名出現之後再來討論。

顏:我要討論的是,金甘蔗確實有很多其他的獎項,林導演剛剛的意思是你希望把鼓勵的項目獨立出來,可是如果說逢年過節它本身不錯的話,給它導演獎就會讓它失去十萬元,因為金甘蔗影展只有一個十萬元的獎金(金甘蔗獎)

林:那我的回應是,對我來說逢年過節的導演,我覺得很棒,但是不足以成為最佳影片。

顏:應該是這樣沒錯。

胡:是整體的考量。

顏:恩,而不是說因為要給它最佳導演而不給它金甘蔗獎,這樣就不公平。

計票結果:第一名是逢年過節。

林:那還需要再討論嗎?還是就這樣?

顏:我想就四部來討論。我不會想給凝相第一名,我可能就因為這樣而給逢年過節。

柯:《EYE》的話,不在我的前五名,是因為我覺得女主角的演出沒有辦法說服我。對我來說它不是金煙囪獎,呃不,是金甘蔗獎。

林:《EYE》整體來說還不錯,但我也沒有選它。我給凝相第一名。

吳:我也是給凝相第一名。

林:理由是,它的片名真的是名副其實。讓觀者凝視,它都沒有對白。觀者透過它的影像,它的影像能力還蠻強的,透過它去凝視這個地方。從這個沒有對白的凝視中會產生很多的感受,比把議題講得很明白,想要教育的那種片子,能量大很多。

顏:我覺得凝相是個很藝術的片子,但它的藝術手法還不夠成熟。它企圖去完成一些東西,包括他爸爸在那邊照顧一個母親,或是它把一個方形的框框做為相框的比喻,我不覺得這些是成熟的手法,但它企圖用藝術的手法表達沒有錯。技術上面來說是困難的,表達形式很藝術,或許值得鼓勵,但問題是,它的細部內容,包括它拍攝梳子等等這些關係串連的思考能力,它父親的角色,以及最後面女主角出現的母親的角色,我覺得最大的敗筆在於父親跟小時候的他,再回望那個地方。

吳:最後面那裡?

顏:對,以及最後面呈現一個穿著輕紗的那個女性角色在那邊,似乎是為了表現而表現,這個事情也該被考慮在內。它是不是真的有去呈現說,一個足以打動你的議題?或者一個感動?還是只是純粹被它的手法迷惑掉了?

吳:它打動我的是,它這個影像,有一種真的是世界末日的破敗感。

林:一部分,我和吳朋奉類似的是,它其實把鏡頭對準廢墟在凝視。而廢墟這件事,便是大林蒲予人的整體感受。對我來講是如此。

顏:我不認為。我不認為它對準廢墟在凝視,不過我覺得它把廢墟當作一個舞台道具,在做藝術。

胡:基本上,我對於地方性的影展,尤其是一個社區性的影展,我會覺得這片子出

來要有社區的感應。我覺得和一般我們在評的大型影展,注重藝術性,我的標準會不太一樣。要不然我們出來的片子,一般這個社區的人,他看不看得懂?我覺得這樣以後要在社區再辦的話……

吳:這點我也有考慮在內,冠軍是凝相或逢年過節其實我沒意見。

顏:這點我就沒有考慮在內。我覺得本來我們進入一個社區就是要進行教育,如果真的有一個非常藝術,而它非常好的片子,即使社區居民不懂,也開了一個他們可以去思考的空間。這個片子為什麼被選中?因為好。

胡:真的很難啦。

林:我不反對胡老師的角度,假如說它是把一個海或落日拍得很美的話,我覺得就落入了那個問題,我們來大林蒲的意義在哪裡?但是我還是覺得《凝相》不只是拍藝術性的畫面,因為它的鏡頭選擇要對準什麼,我覺得我是看到的。

柯:吳朋奉提到的末世感,我是有感覺到的。

吳:我也沒把它當成藝術片。

顏:如果你們不能去解讀為什麼輕紗的女性角色坐在那種地方,然後它一直不斷地交錯,如果不能解讀出來,它就只是一個背景。除非我們能夠解讀出來,要不然就是一個形式上的炫技。

柯:這個我同意,就是在ending的時候,那個框,在那裡就應該要停了。

林:大家覺得,她眼睛蒙起來是什麼意思?

顏:他把眼睛蒙起來幫他梳頭髮。

林:對,那眼睛蒙起來是什麼意思?各位導演可不可以幫我思考一下,我覺得他應該意有所指。

顏:它裡面很多東西都企圖要意有所指,包括母親那個角色。包括父親,它用一個小孩在前景,父親在後面照顧他母親。包括他不斷地跟著他父親的腳步。它都是意有所指,但所指的東西是不是能夠把情緒真的堆出來?

林:我覺得它的攝影也還蠻強的。

吳:現在是要考慮它的劇情,它的合理性,還是說它影像要表達的意義?

顏:其實就攝影來說,我會覺得,逢年過節的攝影很強。它很簡單,但它那流暢的簡單很困難。還有另一部攝影也很強,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不管它用仰角企圖去拍,都用得很準。

林:我們回到金甘蔗獎,那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有沒有人要談一下?

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這部片子蠻討好的,而且是聰明的,對我來說它是編劇獎。

柯:我也傾向這個說法,整部戲,導演是跟著劇本的框架走的。

林:它有很有意思的角色設定,很聰明的有自己的切入點,譬如說一開始的內褲。

這是編劇的厲害,當然導演也執行到位。

柯:但它的旁白,說實話,如果不是看字幕,真的聽不懂。演員說國語,但旁白配

音是台語,當台語說到「隱形」時,旁白有腔調,沒看字幕真的聽不懂。

顏:你是說它的旁白配音不好?

柯:就是說導演對旁白配音的要求不夠精準,比較鬆散,照念稿子就可以旁白。

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我會想給編劇獎,導演,男女主角,我覺得也都不錯。男主角,男主角很不錯。

柯:它有一個超人一個美少女嗎?

林:還有人對這齣有意見嗎?沒有的話就跳下一個,《EYE》。

柯:它沒有在我的選項裡,那個女主角……

林:它也沒在我的選項中,但它整體的水準不錯,只是沒有突出到讓我選它為最佳影片。但它確實有種FU

吳:我會選《EYE》,其實是剪接。

林:它其實有種新橋戀人的感覺。

顏:《EYE》打動我的其實有一個地方,男主角為了女主角要把眼睛張開,然後他在那個廢墟裡面種花。而且那種花的動作來得很突兀,突然之間,你會被誤導女主角出事情了,但是它卻是種花,這個轉折我覺得很漂亮。

林:這也是它的一個巧思,這個巧思是不錯。它也把那個場景拍出某種味道。

吳:那現在要怎麼辦?

顏:它的問題是它掉入傳統的狀態,但它很成熟。

柯:因為都非職業演員嗎?

顏:不,坦白講,職業演員都不見得比他們好。我們不需要管它職業或非職業。

胡:我覺得《EYE》是最均衡的,而且一般人比較看得懂,所以我會把它放在最佳影片。如果逢年過節是最佳導演獎,我也會同意,它也有得獎了。

林:那投逢年過節第一名的人請舉手。(顏、柯舉手)你們同意把它讓給導演獎嗎?

柯:我不同意,因為其他三部我沒有辦法。

顏:我覺得不能用這樣的方式。

吳:它可以得兩個獎啊。

顏:我會比較考慮的是,它實在是太傳統了。《EYE》是比較有創意。

林:我認為我們就是再寫一次,假如結果一模一樣,就是揭曉了。假如改變了,也就接受它。

胡:對於逢年過節,它比較沒有花時間,真的是要做字幕,我們現在是有國際團隊在的一個比賽。別人全部都花了時間做字幕讓別人了解……

柯:但是我覺得字幕不影響,它的每一句話我都聽得清楚。

胡:但有國際團隊在啊!

柯:可是這不在我們辦法裡面,我們沒有說一定要上字幕。

胡:但我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其他所有片都加了字幕,都花了那麼多的時間,

只有它沒有?

林:參賽者的心情可能是說我怕評審沒有聽懂。

顏:字幕是安全的行為,是為了安全。

胡:可是它這樣得了第一名,真的很多國際團隊看不懂啊。

柯:我覺得它畫面也很清楚啊。

顏:中文字幕對國際團隊有幫助嗎?

胡:當然有呀,香港來的都可以看得懂。香港來的團隊三隊,占的人數可能是四分之一,他們都可以看得懂。這部片沒有讓所有人都懂。

林:這個可以提出建議,讓下一屆影展在辦法上有所修正。

顏:這個作法不好。上字幕這件事,在國際上就有爭議。

胡:字幕是為了容納各種方言,以一種主要的語言溝通。如果排灣族的人來,講排灣族語卻不打字幕,我們有辦法評它的片子嗎?

柯:就是看影像。影像是國際共通語言。

顏:的確,排灣族的例子,他們不上字幕我們就看不懂。

胡:對,那這次,有很多外國團隊來參與,應該要讓大家都可以看得懂。

林:是考慮到外國人,假如金甘蔗要邁向國際,是不是要考慮這些外來的人?

柯:那打英文字幕?

胡:不是不是,這部片真的是,如果沒上字幕的話,有些人確實是看不懂。

柯:我覺得還是要比較高標來看它。影像它本身就會傳達意思。

林:我們這次可能還是不能以字幕當作判斷的標準。

胡:我知道,所以我說如果這部片是最佳導演獎我覺得OK,可是當成一個金甘蔗獎,這個得獎的影片最好每個人都看得懂,都可以欣賞。

吳:那該如何?再投一次?

柯:那要先確定它有最佳導演獎。

顏: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應該不會進了。

胡:會啦會啦,我們會給它不同的獎。

計票結果,第一高票《逢年過節》,第二高票《凝相》。

柯:那如果評審團獎直接給《凝相》,有沒有人有異議?

林:我沒有異議,我附議。

柯:那附議的舉手?

吳:不是說它只有得這一個獎吧?

顏:是不是還有一個在地文化獎?《凝相》我比較想給在地文化獎。

胡:我覺得在地文化獎應該給金煙囪。

吳:我也這麼覺得。

顏:金煙囪拍得不好。

胡:可是它有在地的感情在呀。

顏:它《凝相》也可以很在地,藝術和LOCAL的一個結合,只是我覺得它的藝術表達不夠成熟。

吳:我現在有一個問題,《凝相》除了得評審團獎之外,還可以得其它的獎項嗎?

顏:可以,獎項可以重複。

柯:基本上金甘蔗獎是我們的第一名,評審團獎是第二名,現在就是看《凝相》做為評審團獎大家OOK

林:現在在選第二名,整體來說的第二名。

柯:是整體的,不是個別的。

吳:這樣的話,第二名凝相得評審團獎,同意的舉手。

林:有沒有其他人有意見?

顏:《凝相》是我的第二名,但我很想給它在地文化獎,我覺得那是很好的衝擊。我不贊成在地文化獎就是要用很地方的方式,我反而覺得藝術形式的實驗放在在地文化的獎項是還蠻可愛的。就有一種意識形態的問題,先不去管誰二誰三。

林:胡老師你覺得呢?

胡:少數服從多數。

吳:老師的第二名是哪一部?

胡:我的第二名是《EYE》,我覺得它各方面都比較平均。

林:那老師要幫他拉票。

胡:()就這樣決定吧。

由於時間的關係,必須在九點以前決定得獎名單,評審們討論後決定接下來的評選直接進行投票。

最佳導演第一輪投票

第一高票為《逢年過節》。第二高票為《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EYE》。

柯:這當然不是分配,但《逢年過節》確實已經得金甘蔗獎了……

胡:我要換,我不希望太多獎集中在同一部片子。

柯:我的意思是說,如果金甘蔗獎的這個最佳導演讓一下呢?

胡:對,我取消一票。 

林:《牽牆》有兩票,《牽牆》就是朋奉你說的,那一年的part 2嗎?

吳:是的。

柯:那個牆是有,那個牽,我不曉得它的片名本身有沒有它的核心價值?

林:以導演的功力,《逢年過節》是最厲害的。它的場面調度,一個景框裡面那麼多人走來走去,導演掌握得很好。《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導演的巧思和鏡頭的運用也都蠻不錯的,節奏感掌握得不錯。《EYE》它有FU,導演也掌握得不錯,但就是比較沒有那麼突出。

胡:剛剛不是有個第二名的評審獎?

柯:那是《凝相》。

胡:噢對,這等於第三名的獎項?

柯:這等於個人獎項。

胡:那我《EYE》減少一票,給《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讓結果快點出來。

柯:最佳導演《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有沒有人反對?反對的請舉手。

林:我逢年過節退一票。

柯:對我來說,《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比較是最佳劇本。

林:那導演獎先不決定,我們先進行最佳劇本的第一輪投票。

最佳劇本第一輪投票

第一高票為《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第二高票為《EYE》,第三高票為《那片海》。

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編劇不錯。那那兩個白爛的兄弟呢?

柯:你說的是遲交的那部片嗎? 

林:白爛的兄弟,金毛哥哥。 

柯:那片名叫什麼? 

林:《回望》。 

林:現在先決定最佳導演和最佳劇本,如果有想要調整的趕快調整。《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在導演和劇本都獲得最高票。 

顏:《那片海》的創意不錯。他用煙囪來談一種戰爭的概念蠻有意思。 

林:它創意很好,是最佳創意獎,但後面沒有驚喜,整部片沒有撐起來…… 

顏:對,後面弱掉了。 

林:但一開始還蠻驚喜的。 

顏:那如果就編劇來說呢? 

吳:《那片海》的結局是什麼? 

林:結局是他要離開了,然後他出門,看到冒煙的煙囪,它首尾有呼應。 

顏:然後中間穿插兩小無猜的愛情。 

林:他說他一定會打敗這個什麼? 

顏:他希望啦,他希望他們不要被打敗。 

林:他說,他希望到時候我們不會被殲滅。 

顏:對對對。 

林:它這個,我覺得創意很好,但我們又沒有最佳創意獎。它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創意。 

顏:其實這裡面是很跳的,坦白講。 

林:你會眼睛一亮。 

柯:對,我有寫,那片海的跳躍感很特別。 

顏:編劇本身也是一種創意。 

林:但是他中間安排兩個人一起去挖埋在那裏東西,這個安排…… 

柯:太老套! 

吳:是老套,但我覺得還算自然。 

顏:我其實很喜歡他開門,女主角對他笑那一幕。所以它其實導演手法還算不錯,你要說它後面不夠強,劇本沒有撐起來,可是我覺得它導演手法還不錯。 

林:導演也是開場讓人眼睛一亮,後面就…… 

顏:它分鏡很流暢! 

吳:很流暢。 

顏:我是覺得大家都把《那片海》忘了,我把它提起。 

胡:反正就是《EYE》跟《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分一下,一個導演一個編劇。 

柯:可是現在編劇票數比較多的是,要不要先看一下?已經沒有《EYE》了。 

胡:但《EYE》的票數也都蠻前面的。 

林:現在蘭權又提出《那片海》,那大家其實可以考慮。建議,我們綜合討論一下就開始寫第二輪。 

胡:為什麼不就票數來看? 

林:因為現在可能有人會考量說,我要給《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編劇還是導演,分配一下。 

胡:那就先這樣討論,《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要給它編劇還是導演?目前它都是票數最高,總是要給它一個。 

吳:我是覺得編劇較適合。 

胡:那就給它編劇就好啦,再討論導演要給誰。 

柯:如果是這樣那導演我想給《逢年過節》,我不想這樣一直妥協。 

胡:至少編劇先決定。 

林:現在的狀況是,有些人可能被蘭權說服,把《那片海》考慮進來,給它編劇,那《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就可能變成導演,類似這樣的情形。 

胡:可是我們已經投過了。 

顏:投票是可以討論的。 

胡:但《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是沒有疑義的最高票。 

柯:那導演是《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有沒有人附議?但編劇我要投《那片海》。 

林:現在就是有些人自己跑票了。 

第二輪投票:最佳編劇第一高票,《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最佳導演第一高票,《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EYE》。 

吳:所以編劇《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已經上了?對吧? 

林:編劇是超能力,要不就這樣決定吧。

吳:那導演呢?導演要給《逢年過節》嗎?咦,《逢年過節》不見了。 

吳:導演我認為《EYE》。 

顏:我覺得導演給《EYE》不對。 

吳:為什麼導演沒選《逢年過節》? 

顏:要分散啊。 

林:《EYE》我有投,但我是給第二名。 

顏:我也是給第二名。我還蠻在意最佳導演這個獎項。 

(柯、吳表示贊同。)

 柯:我們再投一次。 

胡:最佳導演《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和《EYE》同分,要不要就直接重投? 

柯:那現在先表決贊成《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得最佳導演的舉手。 

(柯、顏舉手

吳:可以棄權嗎? 

胡:這樣的話,《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就得了兩個大獎。 

顏:沒有辦法,我覺得《EYE》沒有成熟到可以得獎。 

胡:對啦,每個人都可以這樣想,因為我也是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沒有好到可以得兩個獎。 

吳:我說一個無關緊要的,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配音真的是一大敗筆。 

顏:對,不同步,而且它事後配。 

柯:它不是不同步。可是這個,該怎麼講,因為我看過劇本,劇本裡頭是有寫,導演刻意要讓現場演出用國語講,配音用台語,他故意要讓它錯離,但我不覺得它有甚麼特別。 

吳:沒什麼效果也看不出來到底想幹嘛。 

柯:那是故意的,反而比較亂。 

吳:問一下,你們《逢年過節》真的要放棄嗎? 

林:已經沒有要再討論了,很抱歉。 

柯:《EYE》同意它是導演獎的請舉手。 

(林、胡舉手

柯:所以朋奉是關鍵票。 

吳:哇,一定要投就對了。好吧,那我同意《EYE》。 

柯:好,那導演獎給《EYE》。 

林:現在我們第一輪投票就是計票,第二輪就是計分制,計分比較細膩。 

最佳男女主角 

最佳男主角第一高票《EYE》。

最佳女主角第一高票《逢年過節》。 

顏:我們增加一個最佳創意獎好不好?我覺得《那片海》真的很可惜耶。 

柯:好啊,等一下再提議。獎項是可增可刪的。 

吳:《那片海》我選它男主角。 

顏:我覺得就影片本身它應該得個獎,不是男女主角的問題。 

柯:它前面那段是真的很精彩。 

顏:真的很精彩,包括導演的一個分鏡手法,節奏,都抓得超好的!就那一小段就可以了。 

林:男主角還有一個,阿信的故事。 

胡:阿信的故事不列入啊,我本來也是要投它。 

林:男主角相當不錯,很有魅力。 

顏:所以我剛剛就問說,首獎不讓它進去,技術獎它放不放得進去? 

林:它不行,抱歉。 

顏:《那片海》的男主角也演得很好呢。 

吳:《那片海》的男主角我覺得是所有片子裡面最自然的。 

林:他是還不錯啦,但是他後來的口條不好。開場戲真的很棒,但那個很棒是整個影片設計為他加分。 

柯:鏡頭啊剪接,所有很快速的。 

林:是導演的創意為他加分。 

柯:現在最佳男主角因為分數落差很大,是不是就直接讓《EYE》過關了? 

(胡、林、吳表示同意。

柯:所以最佳男主角是《EYE》。 

柯:那最佳女主角是《逢年過節》的阿嬤,有沒有人有疑義? 

(評審一致通過。

最佳男女配角 

顏:《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女配角是那個媽媽? 

林:對。 

吳:雖然它戲分很少。 

胡:金煙囪那個男女配角是誰?小男孩嗎? 

林:金煙囪的內容是什麼? 

柯:金煙囪就是有一個正義使者。 

胡:金煙囪的小男生是不是配角? 

柯:是。 

顏:那《逢年過節》的男配角是誰? 

柯:兩邊的都可以。我們就寫明戲分,印象最深刻的戲分角色。 

吳:我可以建議嗎?有一個人演里長伯,那個《阿傑》…… 

林:里長伯那個不錯,有蔡振南的感覺。 

柯:很多部戲都有他。 

顏:《阿傑》裡面演爸爸的那個? 

吳:他演技很自然,口條很不錯。他是個素人。 

顏:那個好那個好。 

柯:阿傑是一個… 

顏:小男生喜歡煮菜,大學輟學,他爸爸賣金紙的。 

吳:是里長伯。 

柯:我最記得他爸爸那邊,他兒子請他爸爸抽菸。 

顏:我們男配角決定阿傑的那個舉手? 

(吳、胡、柯、顏舉手表示同意。

吳:最佳女配角我要建議一個,就是香港的那個六號,在跑步的那三個女孩子。我覺得那部片沒有女主角。 

顏:()可是她是女主角,不行。 

吳:她有算女主角嗎? 

顏:她是女主角啦。 

柯:你說哪一部? 

顏:巧芸啦。 

林:巧芸啦,他喜歡她啦。 

吳:她有兩幕戲真的演得非常好,一個是他們散步要回家,一個往右走一個往左走,她留在中間。 

顏:她是女主角啦,因為以她為第一人稱旁白。 

吳:是女主角喔…… 

顏:沒辦法啊,這很現實,她是女主角你說她女配角她會不高興啊。 

林:不然你給她青春無敵獎啦。 

顏:你可以提議青春無敵獎。 

吳:她真的演得很好。 

柯:你是認真的啊。先決定一下,剛剛男配角是阿傑的爸爸? 

顏:還有就是,《眺望》的男配角是?如果阿嬤是主角的話…… 

吳:《眺望》? 

顏:《眺望》那個演爸爸去抗議的,回家抽菸…… 

柯:噢噢我剛剛說的是這個。 

吳:那個媽媽? 

顏:不是媽媽,是爸爸。 

柯:他在吃飯又跑出去,我剛剛說的是這個。 

林:吃飯又跑出去,那個演得不好吧。 

吳:那好幾幕都怪怪的。 

林:那演得很不自然喔。 

吳:很素人的感覺。 

林:很素人,但是有點要演。 

顏:可是我覺得他太太在廚房那段還不錯。 

林:他在表演上其實很多尷尬之處,但他的型很有生活感沒錯,我不知道你們覺得如何? 

吳:我也覺得他尷尬,他有很多時候在鏡頭前其實是不自然的。 

顏:我是覺得《阿傑》演更好。 

林:《阿傑》那個真的不錯。 

柯:可是他是主角啊。 

顏:他是配角,他兒子才是主角。 

柯:喔對,你不要說《阿傑》,要說阿傑的爸爸,那麼,男配角確定是阿傑的爸爸,沒有疑義? 

(評審一致表決通過。

顏:用討論的比較快。 

柯:那現在回來討論女配。 

吳:女配我建議逢年過節的女兒,最後,要走的時候,她說,自己要照顧好喔。 

柯:又轉回來? 

顏:最後走的那個啦。 

柯:那個是還不錯。 

林:我建議,可否並列?另外一個,她在兩部片都有出現,一部是《回望》的…… 

胡:《回望》《回望》我有寫,其中的檳榔姨! 

柯:檳榔阿姨我也有寫! 

林:還有《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媽媽,生病的媽媽,她是同一個,跟檳榔阿姨是同一個。 

柯:同一個人嗎? 

顏:不同不同! 

柯:即使是同一個人也要選出一個片子。 

胡:檳榔阿姨就好了啦。 

柯:現在有幾個選擇,一個是朋奉剛剛提的逢年過節的女兒,其實可以並列。 

胡:還是檳榔姨比較突出啦。 

林:不然就檳榔姨跟逢年過節並列。 

顏:逢年過節那個其實很厲害。 

柯:不然就並列,檳榔姨跟逢年過節的女兒,那是女兒不是媳婦喔。 

顏:女兒。

胡:有沒有獎金的啊,這個獎項? 

柯:都沒有。 

顏:只有十萬塊那個有獎金。 

胡:其他全部都沒獎金喔。 

柯:編劇有兩千塊是蔡宗翰捐的,他覺得劇本很重要。 

林:好那就決定了,女配角是《回望》的檳榔阿姨,和《逢年過節》的女兒,兩人並列女配角。 

最佳製片 

顏:可不可以不要有最佳製片? 

林:可是這是金甘蔗的傳統啊。 

顏:這很難判斷。 

柯:這次有製片很突出的嗎? 

顏:可以給最佳創意嗎? 

林:它如果喬很多事情,很多演員…… 

顏:可是問題是你其實很難去細問到這個,最佳製片。 

柯:你說的是哪一部?香港那部嗎? 

胡:你原先不是說希望這次能保留最佳製片來鼓勵什麼? 

柯:我是說看片結束之後,看哪一個最突出,再由評審提出。譬如說阿傑現在提出想要有最佳製片。 

林:你原來不就有最佳製片? 

柯:就是說這些獎項可刪可減。 

林:那你怎麼定義最佳製片?關鍵在這裡。我的認知是,怎麼去執行,有確實執行到位,有執行的難度,而它也喬到了。 

顏:比方說呢?你覺得是哪一部? 

林:我覺得瘋攝營的《眺望》。它一開始,有兩個在地的阿嬤,接下來又一群小學生的戲,這都是在地的。然後雜貨店老闆,都是在地的。 

胡:我同意,贊成。 

顏:就抗議那部。 

林:它喬到了場景,喬到了人。它喬了很多事。 

柯:沒錯,說抗議那個我就有印象了。 

顏:那就《眺望》吧。 

林:它還有警察,鎮暴警察在那裏拍…… 

胡:《眺望》,最佳製片。 

最佳攝影 

吳:攝影我真的建議是《凝相》。我覺得他的攝影機看出去,確實有末日殘敗的感覺。 

顏: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攝影很強。 

林:《凝相》的攝影是有想法的攝影,但是有很多攝影是很美,技術構圖顏色燈光等很美,但《凝相》是有思想的攝影。 

吳:你看到的是它內在的事情。那是不是有導演?攝影機在看…… 

顏:對我來說是導演的功力。 

胡:是導演的意思啦。 

林:那就攝影技術和美學的成熟度,我覺得《EYE》跟《牽牆》都可以考慮。 

胡:對啊,這兩個都不錯。 

柯:牽牆那面牆的畫,到是非常深刻。 

林:他的鏡頭的運動跟構圖, 

胡:要不然給《牽牆》好了。 

顏:我覺得《牽牆》不好。 

柯:不然你再提一個,我們再來討論。 

吳:《凝相》不要了嗎? 

顏:我還是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是我看到裡面攝影最好的。然後再一次,我覺得《那片海》不錯。 

胡:《牽牆》現在有幾票了? 

柯:《牽牆》我有印象是那面牆,《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美少女跟超人…… 

顏:它的往前推後拉什麼的,都好順喔。 

柯:當然你也可以說那是導演的。 

林:是導演的啊,老實說。攝影是看什麼呢?看構圖,看光影的掌握,顏色的掌握,這些都是基本的。然後再看創意。 

柯:以光影來說,我是覺得剛剛那個《牽牆》,有把光影考慮在內。《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故事比較是被劇本拉著走。 

林:《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是分鏡厲害,它的分鏡很不錯。 

顏:它的分鏡能力不錯,可是它沒有拿到最佳導演,你懂我意思? 

林:但是它已經拿到最佳編劇了啊。它在很多方面都不錯啦。 

顏:我覺得它攝影很好是,它做了很簡單的局部特寫做得很漂亮,變化角度也很好。《牽牆》是因為它有一個很好的背景,那道牆的想像。 

林:它不只那道牆。譬如說他們在跑步的攝影,它要FOLLOW,或者很多鏡頭的透視感。 

胡:趕快表決一下了,《牽牆》和《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 

柯:現在是最佳攝影,贊成《牽牆》的請舉手。 

(林、柯、胡舉手。

柯:那就《牽牆》。  

視覺設計 

胡:視覺設計投給那個怪獸的如何? 

林:可以啊。 

胡:那些動畫,它這麼短時間做出這些東西不簡單。 

顏:不是有最佳美術? 

柯:那視覺設計和最佳美術差別在哪? 

林:視覺設計對我來說有兩個,剛剛胡老師提的怪獸的那個,有一個上面黏很多工廠煙囪的,那也是一種視覺設計。 

柯:那是怪獸。 

胡:也是怪獸。 

柯:我覺得那是美術。 

吳:視覺設計和最佳美術變成同一個如何? 

顏:我們留最佳美術就好了好不好? 

柯:特寫進去,球變成儲油槽,那才是視覺的。視覺設計事實上是攝影指導。 

林:不然表決一下看視覺設計要不要取消。 

(林、吳、顏舉手表示贊成。

吳:那就美術囉。 

柯:我有特別註明煙囪在怪獸身上。 

顏:小男孩那個? 

林:他有去抓甲蟲… 

柯:就是說,一般來看所有的片處理煙囪,都把它放大,它是把它縮小。 

胡:那是哪一部? 

顏:我建議《凝相》。 

吳:那是視覺嗎? 

柯:現在是美術。 

吳:美術我再建議一個,金煙囪。 

顏:漫畫那個。 

吳:做得很劇場。 

胡:可以阿。金煙囪的大林蒲首部曲。 

林:我是想給它在地文化獎。 

柯:甲蟲怪獸那個是煙囪下。 

顏:在地文化獎我覺得還可以考慮的是煙囪下。它用了多少場景啊。 

胡:在地文化獎我覺得比利時那部,很樸實的紀錄,可是那也表示它有在說這整個事情。 

顏:那個訪問談得太簡單了。 

胡:是啊,是很簡單。可是就是在地文化。 

顏:訪問充空鏡,結構太簡單了。不能因為它是比利時,我覺得那無關。它裡面連事件最基本的起承轉合都沒講清楚。 

胡:可是只有那一部講到事實,他們到底要不要遷。 

柯:現在回到最佳美術,一部煙囪下的,剛才另外一個人提的是誰? 

胡:另外一個香港那部。 

林:香港那部蟑螂人。 

吳:打蟑螂人? 

胡:特效的那部,《2012》,怪獸啊,拯救大林蒲啊。或者最佳視覺設計給香港的那部,我覺得它做了些蠻特殊的設計。 

顏:我會覺得《凝相》,《凝相》對選景或幹嘛,是有考慮在內。 

吳:《凝相》沒得最佳攝影… 

柯:現在有《煙囪下》、《2012

胡:還有一部《大林蒲首部曲》 

吳:就是披一個正義的那個 

胡:正義超人那個 

林:噢,那是卡KUSO 

吳:我覺得它裡面所有的美術都用得很有生命力 

胡:對啊對啊我覺得不錯 

林:披風還有什麼 

吳:還有就是一開始他們刻那個鐵片,金煙囪蝦米毀,阿它那個用得很劇場,左護法右護法… 

柯:坐手轎出去 

林:手轎那不是美術。 

吳:它還理了個怪頭… 

林:理怪頭那可以把它歸到美術,其實那算造型,但沒有造型獎就把它歸到美術。 

柯:哪一個怪頭? 

林:它的右護法理了一個怪頭。 

柯:你是說金煙囪的美術的部分就對了 

胡:視覺設計跟美術有什麼不一樣?美術是指什麼? 

顏:道具製作 

林:場景陳設、色調設定等 

胡:那視覺設計呢?是指什麼? 

柯:一般其實是攝影指導,是處理整部戲的視覺部分。 

胡:攝影指導?那不就回到了最佳攝影嘛? 

柯:對啊,所以我們取消了。那道具啊造型啊色彩這些…… 

顏:背景的處理這些…… 

柯:包括服裝…… 

胡:那很廣…… 

吳:《煙囪下》我是覺得它美術的部分只有那個人,太少了。 

林:它還有一個人轉過來,臉是黑的 

吳:對,就只有這兩個,我覺得太少。 

胡:我覺得2012有花一些心思耶。 

吳:但是2012比較是動畫。 

柯:我覺得那比較是電腦作業的東西 

林:不過那個東西在前幾屆,類似的東西很多,而且比它好很多,應該這麼講。 

吳:太過粗糙啦。 

林:現在年輕人很會玩這些,他們超會搞的。 

顏:我支持《凝相》,包括它衣服的選擇,它有一個藝術的美感在。 

吳:我支持《大林蒲首部曲》是,它有點像劇場在搞。 

胡:我支持《大林蒲首部曲》。 

林:好啦,表決吧。 

吳:要怎麼投?四個都表決嗎? 

柯:可以並列嘛?那個《煙囪下》的怪獸,就我說的,所有的煙囪都是大的,都是實景,但它把它具體而微的在那怪獸身上完全展現出來,當然這個有創意的部分,但那我很難割捨…… 

胡:它做得有點太粗糙了。 

林:這樣好了,《2012》有人附議的舉手,是胡老師提的? 

胡:一個人只能提一個的話,我也會贊成大林蒲() 

林:那《2012》就先取消,那《凝相》是蘭權提的,有沒有人附議? 

(沒有人舉手。

林:那就取消,那剛剛柯導有個臨時動議,就是這兩部(《大林蒲首部曲》、《煙囪下》)要不要並列? 

柯:我知道《大林蒲首部曲》剛剛已經過半數了,只是說,能不能把《煙囪下》並列…… 

林:我附議。 

顏:好,並列。 

胡:那就並列吧。 

原創音樂與聲音設計 

林:好像只有一兩部有做原創音樂? 

顏:彈吉他那個,《牽牆》? 

林:可以確定是它做的嘛?(詢問工作人員

胡:原創音樂需要他們告訴我們哪些是他自己做的才知道耶。 

柯:要不要等確定要頒獎給他們之後再電話詢問? 

林:問了之後沒得獎也沒關係啊。 

胡:以後他們真的要自己寫,不然這樣很麻煩。 

柯:沒辦法時間真的很趕,才一個星期。 

顏:不然叫原創配樂好不好? 

吳:為什麼? 

顏:因為你現在沒辦法求證啊,你以為只有唱歌是原創嗎?有時候他們自己彈吉他…… 

林:所以你有沒有覺得配樂很棒的,就提出來,假如沒有很棒的,就不要提。 

胡:可是原創音樂真的是要它自己有作曲耶。 

柯:另外一個我知道的就是《大林蒲首部曲》,裡面那個,聲音的部分。 

吳:《大林蒲首部曲》,我覺得正義使者出來的部分配樂做的很好。應該是自己做的吧? 

柯:至少我有看到他們樂器在這邊。 

林:現在就是《牽牆》,那可以問嗎? 

顏:要不要就直接改成最佳配樂就好? 

柯:我同意。說實在的《牽牆》裡頭的音樂,即使它是原創,我也不覺得他做得特別好。就是那首歌。 

顏:我們就給最佳配樂嘛。 

吳:《大林蒲首部曲》我覺得還有一個部份很好就是,它ending還有一首歌。 

顏:小朋友唱那首嗎? 

吳:那應該絕對是自己做的。 

胡:那就給大林蒲吧。 

林:那個應該是校歌吧? 

顏:感覺是改編。 

柯:大林蒲的故事有沒有,那都是他們這次才做的。

顏:聽起來那聲音是改編。 

林:那是他們的校歌吧。 

吳:確實是校歌,我也覺得用得很好。 

顏:我覺得是改編,沒有可能教小孩子唱那麼快就好。 

林:《大林蒲首部曲》一開始音樂出來的使用是很好的,但它的混音很爛,它忽然就斷掉了,它混音很爛。 

柯:對,它片子也直接就斷掉了。 

胡:如果這樣它就不能叫最佳配樂啊。 

吳:原創音樂就可以。 

顏:我們給最佳配樂好了啦,如果我們分不出誰是原創,就看誰的配樂做得最好,下得最準。 

吳:還有《那片海》,他們最後ending還有一首歌,不曉得是不是自己做的。 

胡:真的不曉得,不講怎麼知道。 

林:以後一定要處理啦…… 

顏:我們先解決現有的問題,到底要最佳原創還是最佳配樂? 

柯:原創確實現在很難。 

吳:這真的很不一樣。 

顏:就是說原創取消,改成配樂的話我們比較好做事。 

柯:也可以不取消啦我們就來問。 

胡:我不要取消那麼多耶,我們已經取消了好幾個了。 

林:各位,現在有一個最佳聲音設計,有一個原創音樂,那基本上,你們怎麼定義聲音設計呢? 

顏:還有一個聲音設計喔?不用那麼多吧! 

林:把配樂歸在最佳聲音設計呢? 

(胡、吳表示認同。

胡:不要再取消了啦。 

吳:有配樂有原創音樂好不好? 

林:就把配樂歸在聲音設計吧。 

顏:聲音設計包括音效喔。 

林:但他們沒有空去做音效,在這麼短的時間。所以我們可以看他們配樂下得準不準,流不流暢。這樣的話我會覺得《大林蒲首部曲》最後那段小朋友的音樂,這個設計還不錯。 

吳:這算配樂還是設計? 

林:因為這裡沒有最佳配樂的項目,所以我們就得自己去討論說要不要把配樂歸到聲音設計裡面,真正的聲音設計是指音效,但這麼短的時間,十九部看下來沒有人做到音效。 

吳:就是聲音設計跟配樂放在一起就對了? 

林:對啊。 

顏:但是聲音裡面,我覺得錄得最好的是《凝相》,因為它幾乎沒有聲音,所以它的環境音處理得很好。它用環境音帶動一些情緒。 

林:還有《EYE》好像也還不錯。 

顏:它做得很好。它裡面沒什麼音樂,也裡面沒什麼對話,可是它環境音錄得很好有把它彰顯出來,腳步聲等等。 

柯:可是那個是收音的技術,不是聲音設計。 

顏:你也可以說它凸顯了環境音的存在,用那樣的環境音做為影片流動的聲音,它還是聲音設計。 

胡:我們現在到底是在討論哪一項?這兩個都不取消,剛才討論的,《大林蒲首部曲》,你說要給它提名什麼?  

吳:配樂或聲音設計。 

胡:最佳原創音樂嘛。原創音樂不取消就是原創音樂。 

吳:不曉得是不是它創的,不知道。 

胡:一開始是他們自己做的。 

林:你怎麼知道?不知道喔。 

胡:大林蒲那首是不是今天他們在練唱的那首? 

(工作人員:不是,他們練的是首映會的主題曲。

林:我直覺在影片裡都沒有他們自己創作的。

吳:我聽到的是沒有。這不能現在問嗎? 

柯:有,在打了。是配樂還是原創? 

林:假如以創意來看,聲音設計可以給大林蒲首部曲。它ending放那首歌還蠻有創意的,小朋友唱大林蒲。 

吳:是。 

顏:我請大家回想一下《凝相》,如果今天它的聲音不好,它流動不會那麼好。它聲音加很多分。 

林:是,它的聲音設計不錯。《EYE》的聲音設計也不錯,《牽牆》也不錯。《萬分之一》…… 

胡:那個人魚上岸呼吸還不錯。 

林:《EYE》一開始的呼吸配合音樂搭,不錯。 

胡:《EYE》一開始呼吸很好。 

吳:我呼應《凝相》的聲音設計,我覺得它的聲音很重要。聲音處理得很細緻。 

林:《凝相》的聲音我也有寫到。 

柯:那我們聲音設計先投好不好? 

林:《大林蒲首部曲》假如沒有原創,它的缺點很明顯,它的混音真的是零零落落,整部片子都是。但有些地方,有些片段還不錯,但馬上就「掉漆」。 

吳:明明就配合得還不錯但怎麼會「掉漆」(),很可惜。 

林:三組好了,《大林蒲首部曲》還有些創意,只是有些部分有點可惜。 

顏:直接投票好嗎?一人一票。 

柯:大林蒲的舉手。

(無人舉手

柯:《EYE》? 

(胡舉手。

柯:《萬分之一》? 

(無人舉手

柯:《凝相》? 

(吳、柯、顏。

林:《凝相》,那就《凝相》。下一個原創音樂。 

胡:原創音樂先看《牽牆》有沒有三票,有就直接過了。 

柯:《牽牆》,原創音樂,請舉手。 

(林舉手。

顏:它的曲很像民歌,太單調。 

林:它的曲是沒什麼厲害之處,但我覺得詞還不錯,非常貼近劇情和角色的心情。 

顏:可是他一直在強調女人,我搞不懂為什麼。 

柯:我還一直在找。 

顏:我後來有一點混淆,如果它做這首歌是為了要告白,但他又沒有告白。然後就是,後來女主角還跟他一起唱,這件事我也覺得怪怪的。 

吳:我覺得《那片海》最後那首歌你們可能沒什麼印象,可以看一下嗎? 

(評審同聲附和。

柯:我對這音樂有印象,《那片海》的跳躍感就是這個鋼琴和它的節奏。 

顏:可以聽一下片頭嗎? 

胡:這不是吧,原創音樂應該只有片尾那首。 

顏:我會覺得它下面的低音可能也是。 

胡:可是原創音樂應該就是一首曲子。 

顏:不一定不一定,影片配樂只要是你自己創的,背景音樂都算。 

柯:那鋼琴聲是蠻早就出來的。 

林:但是那個音樂很平常。 

胡:對啊。 

吳:我覺得它在ending的時候進那首不錯。 

柯:我對它的音樂是有感覺啦。 

顏:那我們來聽一下《牽牆》。 

(工作人員:《牽牆》的影片已經拿去播放了。

胡:那就先表決一下《那片海》有沒有超過兩票的支持啊。 

柯:那就這兩個投票好了。《牽牆》和《那片海》,原創音樂,贊成《牽牆》的請舉手。 

(林、胡舉手。

柯:贊成《那片海》的請舉手。 

(吳、柯、顏舉手。

林:那就決定了。 

最佳視覺設計 

顏:我可不可以後悔最佳視覺設計回來?如果都不刪,就不刪。 

柯:是。 

林:很難選,你心目中有? 

顏:《凝相》。 

柯:可是剛才聲音設計已經有了。 

顏:不一樣。 

柯:是差很多沒錯。那,支持《凝相》是視覺設計的請舉手。 

(吳、顏舉手。

林:這一項我棄權,沒有想法。 

柯:那最佳攝影是它嗎? 

顏:攝影不是它。 

柯:好,那我投它一票。 

最佳剪接 

顏:提出來好嗎?《凝相》跟《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 

吳:《EYE》。 

胡:《眺望》。 

顏:抗議抗議那一個。 

胡:它的節奏我覺得不錯。 

柯:一人一票。 

胡:那《眺望》拿掉吧。 

柯:投給《EYE》的請舉手。 

吳:我後悔了,我要投給別人。 

(無人舉手。

柯:贊成《凝相》的請舉手。 

顏:我後悔了,我提了兩個。 

(無人舉手。

柯:贊成《每個人都有一種超能力》的舉手。 

(評審一致通過。)

在地文化獎 

吳:最後一個?在地文化獎,就是金煙囪。 

林:金煙囪跟比利時的那一個。 

顏:還有《煙囪下》。它把一堆煙囪綁在身上,還有怪獸,小朋友跑的場景等。 

胡:《煙囪下》剛才已經最佳美術了。 

吳:比利時那齣呢? 

柯:《鄰家》。 

胡:剛才大林蒲已經得過多少個獎了? 

柯:沒有。 

顏:並列最佳美術。 

胡:大林蒲還有沒有得別的?沒有的話真的是大林蒲了。那我放棄《鄰家》。 

吳:《鄰家》有人支持嗎? 

柯:我支持。 

顏:我可不可以鼓吹《煙囪下》?小朋友跑的場景有拉到一個感覺,拉大遠景俯視,用小朋友的想法表達那個地方的一個困境。 

柯:整個大林蒲是背在身上跑的。 

林:我在看的時候有一點懷疑,它是用抓不到甲蟲成為它的主要命題嗎? 

顏:是的。 

林:抓不到甲蟲因為工業污染,但我覺得,應該不可能這樣。 

顏:但我覺得那只是它的一個引點。 

柯:吳瑪悧老師說過,那是種鄉愁,但是個想像的鄉愁。我是跟阿傑的想法比較靠近,它的核心價值? 

顏:那只是它的一個引點,甲蟲並不重要。 

林:可是這個命題就站不住腳的話,後面真的,會有可信度的問題。 

顏:可是我覺得,它要談的是小朋友把煙囪比喻為一個怪物,這才是它的主題。 

胡:可是比起來,在地文化的話,真的在地文化的內涵比較多的,真的是大林蒲。 

林:對我來說是大林蒲跟《鄰家》啦。 

胡:《鄰家》也是很多啦。 

林:《鄰家》就一個紀錄片,中規中矩地去訪問一些人。但它有個可取之處,它深入工廠,很靠近工廠地去拍工廠內部。這全部的電影裡面唯一的。貼近工廠那個環境,而不是遠眺而已。 

顏:但它沒有處理,只有給空鏡,訪問穿插空鏡。坦白說這部片的結構根本就站不住腳。它把時間都花在訪問上面,其實旁白都可以解決得掉。 

胡:我覺得在地文化獎的意思是,它的在地內涵夠不夠,其實不是在講其它的。 

林:它吸引我的地方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們真的就到工廠去拍那些鏡頭。真的就到裡面去了。就這一點。 

顏:那《大林蒲首部曲》,除了它是在地人拍的之外呢?大家覺得它拍得好不好?不好就該拉掉,不然它就等於是個保障名額。 

吳:對我來講它不是保障名額,它做這部電影用了很多在地的生命力。 

顏:比方說呢? 

吳:它做這些有的沒的,想出那些有的沒的。 

胡:都在地的人,也都是素人在做。 

柯:表演的部分,手轎什麼的,也都不尷尬,還算順。 

顏:如果我今天前進一個台中什麼地方,然後當地有個團隊參加來比賽,基本上它就是會用當地的素材和當地的想像。就是一個保障名額的狀態。 

吳:大林蒲我覺得它拍出來還不錯看,它拍出來不是跟大家一樣的想法。它是用它的生命力來撐出這部戲。 

胡:大林蒲跟《鄰家》,我現在可能還是要支持大林蒲。因為在地能夠出一部片真的很不容易。不是說它在這邊辦就比較簡單。 

柯:我是覺得還不難看,真的。雖然有一點落勾,技術銜接不是那麼順暢,但整體來說還算是好看的。 

林:我的印象,這些片子有把包圍大林蒲的工廠的意象拍出來的,就會覺得這個團隊有這個意識是好的,但是,絕大多數都是遠眺。大林蒲跟《鄰家》在這個部分是有進去的,不只是遠遠地拍一個很表面的空鏡。 

柯:那如果並列呢? 

胡:並列好了啦。 

柯:進入中油裡面直接去拍,可能因為他們是大人,就你說的,直搗黃龍,而不像一般就是在外圍觀看。 

胡:真的不容易,以外來的一個團隊,七天內就跑進去。 

林:好啦那就並列,附議。 

柯:贊成並列的請舉手。 

(一致通過。

評審推薦獎 

林:最後,就是評審推薦獎。要叫這個嗎?還是有其它的? 

柯:你說阿信阿鬼那個嗎? 

林:對,阿信的故事,就遲交的那部。 

柯:就因為它是遲交,評審們覺得如何? 

胡:評審推薦獎聽起來也是內部的獎,要怎麼聽起來不像是內部的獎? 

顏:評審捨不得獎。其實如果阿信不遲交,阿信可能可以拿首獎。我會支持它拿首獎。 

柯:我也贊成它可以拿獎,那要叫什麼名字? 

林:等一下頒獎可以這樣,主要獎項都頒完了… 

顏:可是有一部,因為它遲交,但是評審都很喜歡… 

林:特別增列一個,評審什麼什麼獎。 

顏:我覺得要講出來。 

吳:評審捨不得獎。 

顏:捨不得獎還蠻可愛的。 

胡:捨不得獎很難聽耶。 

林:它不能叫遺珠之憾。 

胡:它回去香港… 

顏:它會哭一定會哭的 

胡:一定想評審給的這是個什麼獎啊 

吳:我覺得評審捨不得獎還蠻可愛的。 

顏:這表示說它沒有參賽權被我們撿回來的。 

吳:我覺得男主角男配角都演得很好。它如果有入圍,我會投給它男配角。 

顏:我會投它的男主角。 

柯:就是阿鬼跟阿信,你們會投哪一個? 

林:那男主角很有魅力。 

顏:阿信,我甚至會給它最佳導演。我會給那一部超級大獎,只是因為一個規矩。 

柯:會外最佳? 

胡:會外評審推薦獎。 

顏:好,會外評審推薦獎。 

胡:賽外? 

吳:塞外好風光啊。 

顏:我還要補一個最佳創意獎,那青春無敵獎你()要不要? 

胡:賽外很難聽耶。 

顏:會外好了啦。 

胡:會是什麼會? 

柯:大會之外。 

顏:會外評審推薦獎。 

吳:它已經被屏除在會外了。 

顏:提這個事情是說,還有獎金的問題,我覺得要給它獎金。 

胡:我覺得不要啦,已經會外了,還要給!不行給。因為正式的那麼辛苦都沒獎金反而是一個會外的有獎金,真的不行。除非其他的都有獎金了它才有可能。 

顏:那創意獎創意獎! 

林:《那片海》。那個opening真的是很有創意。 

顏:真的太強了要鼓勵他們! 

林:會外蘭權導演創意獎! 

柯:最佳創意獎,《那片海》贊成的請舉手。 

(林、顏舉手。

胡:但《那片海》已經鼓勵過它原創音樂了。 

顏:但opening跟原創音樂是不同屬性的東西。 

柯:我也投它,有過半,最佳創意獎,《那片海》。那青春無敵獎你不要嗎? 

林:朋奉遺珠獎! 

胡:青春無敵獎我覺得還是那個蟑螂人,香港的那個團隊。它整體的意涵也不錯。

吳:不要啦,什麼青春無敵獎,都開玩笑的。

全文結束。


文字整理:徐敏思

◎想必這是金甘蔗影史上最長的文字串,希望第八屆的捐款名單也能如此...


金甘蔗影展協進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en Yea
  • 今年整理得如此詳盡,對於我們參與團隊人員非常有意義,謝謝金甘蔗的用心!
  • kuan
  • 文章應該要標一下作者喔
  • 光點
  • 真是太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