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來過橋仔頭糖廠的朋友,應該對這個入口有印象。
這是2006年初藝術家詹志鴻的作品,看到這個鳥居的入口意象,就知道橋仔頭糖廠藝術村到了...

在第一屆金甘蔗影展影片「一位年輕的藝術家」片中,就有這個鳥居的畫面。
從鳥居下經過,才有走進了藝術村的感覺。

但是如今...



一個工程疏失,輕易的毀壞了這個象徵藝術村的鳥居!

在這個變動中的場所,我們三不五時就要面對類似的事情,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繼續辦理金甘蔗影展的原因之一,
因為有太多不確定的事情正在這個場景發生。

我們堅持我們所堅持的,也期待理解與認同,
希望能為這個美麗的地方,多留下一些什麼,不只是記憶而已。

曾經存在的,現在已經不存在,但是精神還在,方向還在。
創作者介紹

金甘蔗影展 Golden Sugarcane Film Festival 2015第十屆金甘蔗影展

金甘蔗影展協進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liff
  • 場景改變

    關於場景改變
    我最近從網路上找到的許多有關橋頭糖廠照片,發現一年前和現在已經差超多,草的長度,樹的樣子...
    如果場景還有任何改變還請主辦單位PO上網站告訴大家...
  • Five
  • 太多地方都改變了

    改變最大應是捷運出口站(橋頭糖廠站)附近,而且台糖還了一條莫名奇妙的自行車步道,舉凡自行車步道經過的地方 原始風貌已受到極大浩劫...若想要知道場景的樣子,來現場勘景是最快的,不過有可能你12月來勘景,1月底來又變了...面臨劇變中的橋仔頭糖廠是給本次拍片者,最大的考驗!!
  • Cliff
  • @@

    有阿...我們十一月才勘一次
    如果能去參賽
    在一月初還要再勘一次...

    真的是很大的考驗
  • Yoshi
  • 很可惜,鳥居毀壞了! 請問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呢? 有沒有計畫重新建立?
  • 據我所知
  • 記得被那不知自己身形龐大如怪物會惹禍的卡車上吊車勾毀的時候~協會一群人尖叫,安慈邊幹邊拍照存證~卡車就卡在那動彈不得好像到隔天鋸開鳥居卡車才得脫身~鳥居屍身斜躺旁邊草坡有一星期或更久~鳥居所有權人高縣文化局(那時藝術村是文化局編列預算借糖廠閒置空間再利用公開招標委田野工場經營,那時正好是傳說中藝術村將是最後一屆,鳥居的毀壞拆落像天意送終,協會/田野工場人員心痛想重建但礙無權)最後與卡車主人非故意造事者達成兩萬或三萬賠償金了事~
    隔年藝術村科目還在但預算是一塊錢,也就是說"名存實亡"~
    那是2007年的事.
    鳥居殘骸後以廢鐵處理或按怎就不知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